共享单车哈啰出行(以下简称哈啰)要上市了。

2021年4月24日,哈啰出行正式在纳斯达克递交赴美上市招股书。瑞信、摩根士丹利及中金公司是哈啰联席保荐人。

哈啰出行成立于2016年9月,2017年正式对外推出哈啰单车。相比ofo、摩拜单车等在共享出行领域的的先行者,哈啰单车早期在全国市场占据的份额并不高,但在杭州的却占据相当大的用户市场。其后,蚂蚁金服(后更名蚂蚁集团)先后六次为哈啰单车注资,使得哈啰“小蓝”能够杀出重围,在共享出行大战中杀出重围站稳脚跟。于是,市场多认为,哈啰出行是阿里系在出行领域的胜利。

除却哈啰单车外,近年来哈啰单车也在不断开拓新的边界,其后推出哈啰助力车、哈啰电动车服务、哈啰换电和哈啰顺风车等综合业务的移动出行平台。如若此番哈啰单车上市成功,其背后投资机构亦成共享单车大战之中的赢家。

5年10笔融资,蚂蚁为最大股东

2016年3月成立至今,五年多时间内,哈啰出行已完成10轮融资,目前估值约为40亿-50亿美元。投资方包括蚂蚁金服、复星集团、威马汽车、春华资本、深创投、高榕资本等。

自从从哈啰被永安行并购,成为“哈啰”之后,便得到了蚂蚁金服的眷顾。2017年12月开始,不足3年时间内,蚂蚁金服先后6次为哈啰注资,并且在流量与入口上给予大理扶持,蚂蚁进驻的时期恰也正是共享单车业务整体向下的关键时期,这也给哈啰出行突出重围提供了巨大后盾。

于是,市场有言论称,赴美上市成了哈啰能够获得持续输血的最重要的途径,毕竟一级市场融资通道还是有限,股东也在寻求退出。

根据招股书披露,蚂蚁集团间接全资附属公司Antfin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持股比例为36.3%,是第一大股东。投资人符绩勋持股6.1%,管理层合计持股17.7%,永安行旗下的全资子公司YOUON (Cayman) Investment持有7%的股份,其他联合创始人或股东持股均小于1%。

共享单车是不是电动自行车

另外,哈啰出行创始人杨磊仅持股10.4%,共享单车公司永安行持股7%,成为资本、复星集团、春华资本等也是公司重要的财务投资人。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成为资本运营董事蒋邵清、复星全球合伙人丛永罡以及春华资本创始合伙人汪洋均是哈啰出行董事会成员。

年营收60.44亿元,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三

哈啰要上市的信息由来已久。2020年7月,哈啰出行执行总裁李开逐就曾公开表示,不管是对股东、公司本身还是员工,哈啰出行会考虑上市,“但目前哈啰出行仍存在高速发展阶段,在这方面没有明确的时间表。如果有机会,我们会考虑科创板。”只不过,最后的上市地址变成了美股。

招股书显示,2020年,哈啰年度交易用户达1.83亿,总交易次数52亿次,有34%的用户使用过哈啰出行的两种或以上服务。用户平均年度交易额也在上升,从2017年的13.1元,增至2020年70.6元。

2020年,哈啰出行总交易金额在130亿元,其中共享两轮和顺风车两大块主营业务分别贡献约55亿元和约70亿元,营收为60.44亿元,同比增长25.3%,毛利润为7.15亿元,亏损11.34亿元。

2018年、2019年,哈啰出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人民币21.14亿元、48.23亿元,同期净亏损分别为22.08亿元、15亿元。2018年、2019年,哈啰共享两轮业务营收分别为21亿元、45亿元。

招股书援引艾瑞咨询的数据称,按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交易量计算,哈啰出行是国内第三大本地生活服务平台;而按年度交易用户平均交易量来计算,哈啰出行是国内最活跃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2020年,哈啰出行平台的GTV和ATU(一年中至少使用过一次服务的用户)分别为130亿元和1.83亿。

其中,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单车的共享两轮车业务是哈啰出行最早切入的服务。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按2020年乘车总量计算,哈啰出行是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共享两轮车服务商——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出行的自行车和电单车已覆盖全国超过300个地级及以上城市,2020年提供共享两轮出行服务次数为51亿次。

共享单车是不是电动自行车

此外,顺风车业务是对两轮车业务的补充。按2020年的GTV计算,哈啰出行是国内第二大顺风车平台——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哈啰出行顺风车业务的注册司机近千万,累计交易用户2610万。

共享出行三国杀

此前,有媒体评价称,共享两轮车5年史,是当代中国最精彩的商业博弈案之一。巨头争相加码,资本闻风而动,从2015年共享单车萌芽,到2016年快速发展,再到2017年大浪淘沙,共享单车的这条道可谓是一路坎坷。

ofo、摩拜、3Vbike、悟空单车、町町单车、小蓝单车、小鸣单车......这些五彩斑斓的两轮车先后均倒在了战场之上。随着互联网与资本的争相入场,现在仅余哈啰出行、美团单车与滴滴青桔三大品牌,背后站立着三大巨头资方。

此次哈啰递交招股书之前,业内普遍认为,滴滴和他的青桔成为了这一决战场的领跑者。2020年9月,全国实施动态配额管理制度城市中,青桔在60%城市获得第一,美团、哈啰分别占比27%和13%。2020年10月,界面新闻报道,青桔日订单量峰值达到2300万单,高于哈啰的1900万单和美团的1700万单。

不过,在以往摩拜、ofo双雄竞争的年代,融资的目的是为了进一步扩张市场。这虽然让共享单车市场快速膨胀,但也让这个行业一度走向恶性竞争入不敷出烧钱续命的尴尬。而今,泡沫出清,资本对共享单车的思考开始回归理性,历经洗牌之后,活下来的的企业也逐渐意识到共享单车盈利的重要性。

基于此,2019年以来,哈啰出行、美团单车、青桔单车等纷纷开启了一波涨价潮,希望能够帮助公司尽快实现盈利。尽管这样的方式在消费者群体中引起争议,但实际效果却非常显著。美团点评2019年财报显示,美团新业务在2018年受并购摩拜拖累,亏损42.5亿元;2019年顽强恢复盈利,赚到23.4亿元毛利润。而哈啰单车的招股书亦显示,2019年和2020年,哈啰出行的毛利润已由负转正,分别为4.18亿元和7.15亿元;毛利率分别为8.7%和11.8%。

不过单纯的两轮业务这条路显然并不好走。就在刚刚过去的2月底,北京交通委公示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2019年下半年运营管理监督情况。其中,青桔单车违规投放单车(其中包含大量未备案车辆),经约谈后拒不改正,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于9月下旬对其处以5万元罚款。

哈啰在招股书中亦表示,某些过去和当前的违规行为以及将来可能未遵守任何适用法规,或者中国或地方政府采用新法规或对现有法规的修订,可能会对哈啰的业务,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为了夯实自身的护城河,除了共享单车、顺风车外,今年4月,哈啰宣布开始售卖电动单车,闯入电动单车的革新市场。此外,2019年6月,哈啰出行与宁德时代、蚂蚁集团合作推出小哈换电业务,主要为两轮电动车用户提供换电解决方案,目前已在55座城市布局。业内人士表示,小哈换电目前占领的市场份额是行业首位。

此外,2020年开始,哈啰又在“到店团购”、“酒店”等领域进行探索。当前,哈啰还在广州、沈阳等几个城市上线了到店团购业务,并开始招募团长。接近哈啰出行的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到店团购业务还处于小规模探索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