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使用哪种语言,医生的手写字体都是永远的迷。

尝试破解医生的诊断书和药方,无异于破译恩尼格玛密码机般没戏。

在美国,这种潦草的笔迹每年导致7,000多人丧生。

美国国家科学院医学研究所的这份报告,提供了一组令人震惊和残酷的数据。

除了造成大量死亡,许多原本可以避免的用药错误,每年还造成超过150万美国人受伤。

每年在美国书写的32亿张处方中,缩写词和用药剂量指示不明确的难以计数。

每年有7,000名患者死于医生手写的不良医疗处方

死亡处方:医生的笔迹每年造成7,000死亡

笔迹学家认为,一个人的笔迹会透露他的个性。

那么从书写的角度看,医生无疑是最有个性的群体。

即使是经验最丰富的药剂师,有时候辨认某些处方上留下的神迹也是一场噩梦。

医生,这是什么?

扑热息痛

医生在抗议,但没人知道为什么。

只要在毫克(mg)和微克(μg)之间看错一丁点,就可能造成剂量错误的致命后果。

由于患者更不可能看懂处方上的鬼画符,因此解密任务就全都落到了药剂师头上。

“QD”表示一天一次,“TID”表示一天三次,药店里的人们都知道这些术语。

药剂师就像是密码破译员,经验是必须的。

随着经验的增加,解密医师笔迹的能力也随之增强。

“一位经验丰富的药剂师会根据诊断和症状来知道一生想要开哪种药。”

有的老师傅只用读2、3个字母,就可以解密一份秘文似的处方。

一位智慧的医生曾经写过……

妈妈:你的字还能更丑吗!

还是妈妈:我想让你当医生

医生受过写字手动加密的训练,而将其破译成明文,就是药剂师的独门手艺。

“如今,处方是由计算机打印的。无聊!我想念破译医生的可怕笔迹。有一种最终揭开谜底,水落石出的快感。”

“它说的是0.25还是250毫克?这个药叫什么名字?是胰岛素还是青霉素?电子健康记录彻底摧毁了它。”

药剂师多米尼克·洛厄尔用悲伤的语气说道。

试图认出医生的手写字

有证据表明,地球上的最难以辨认的笔迹往往都来自医生。

一份目的为确定医生的笔记是否比其他卫生专业人员差的论文,《关于医生笔迹的真相:一项前瞻性研究》中得出的结论是,医生在书写方面并不是一个特殊的亚群,但高级别男性医生的可读性明显低于平均水平。

在这方面,全世界基本上都一样。

你以为只有美国医生书写是可怕的?中国医生的草书刷新你的认知。

另一项研针对医疗工作者笔迹的究报告显示,医生,护士以及其他医学专业和行政人员的笔迹普遍比其他行业更差。

与年轻同事和医学生相比,经验更丰富的医生笔迹更加难以辨认。

医学杂志《英国医学期刊》的研究显示,只有四分之一医生的笔迹获得了良好或优异的评价。

该杂志的结论是,发生这种情况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极端的工作量带来潦草的书写。

等候室里的病人越多,医生开处方的时间就越少。

研究显示了有多少人死于医生可怕的书写

潦草的书写导致可避免的用药错误

引起注意的是第二个原因。

一些医生承认,他们发展出可怕的笔迹是因为他们相信,真正的医生就应该狂写草书。

有些医生是故意乱画的。

我字写得好

病人不相信我是真正的医生

越令人困惑的字体获得的敬畏越高。

正如空姐的脚越臭越能体现其辛劳。

尽管越来越多的方子已经被高效、安全、无聊的计算机系统所取代,但许多医疗专业人士仍在使用纸和笔。

不良笔迹几乎是从医学院毕业的必要条件。

原因是,在医学院学习期间,很多时候学生只能用接近光速的手速来记下讲师的口述。

例如,临床检查的时候。

毕业之后,普通医生每天还必须面对难以置信的繁重工作,因此乱涂乱画也在所难免。

医生的字迹只有药剂师和国家安全局才读得懂。

一旦稍有差池就可能造成悲剧。

在英国的一个案例是,一名医生开出了阿莫西林的处方,药剂师误读了内容,给病人开了格列苯脲。

该患者不是糖尿病患者,服用该药后造成了永久性脑损伤。

关于为什么医生用这种方式书写的最新研究发表在Lifestyle网站上。

一些分析师将其归因于医生每天撰写大量处方。

统计表明医生在8小时内要写50份记录所有病例和受其诊疗的患者报告,此外还有100张处方。

还有的分析认为,医生的书写不是针对公众的。

他们使用的符号和缩写本来就是写给像他们一样的医学同事。

此外,紧张,过度的工作和思考也常常使医生无法仔细写每个字。

一个受欢迎的医生可能每天忙到喝水的功夫都没有。

在我看来,没有太大必要在意他写的字你认不认识。

毕竟,患者的命运主要取决于药剂师对医生处方的理解程度,而非手写的处方是否精美。

无论使用哪种语言,医生的手写字体都是永远的迷。

尝试破解医生的诊断书和药方,无异于破译恩尼格玛密码机般没戏。

在美国,这种潦草的笔迹每年导致7,000多人丧生。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美国国家科学院医学研究所的这份报告,提供了一组令人震惊和残酷的数据。

除了造成大量死亡,许多原本可以避免的用药错误,每年还造成超过150万美国人受伤。

每年在美国书写的32亿张处方中,缩写词和用药剂量指示不明确的难以计数。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每年有7,000名患者死于医生手写的不良医疗处方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死亡处方:医生的笔迹每年造成7,000死亡

笔迹学家认为,一个人的笔迹会透露他的个性。

那么从书写的角度看,医生无疑是最有个性的群体。

即使是经验最丰富的药剂师,有时候辨认某些处方上留下的神迹也是一场噩梦。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医生,这是什么?

扑热息痛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医生在抗议,但没人知道为什么。

只要在毫克(mg)和微克(μg)之间看错一丁点,就可能造成剂量错误的致命后果。

由于患者更不可能看懂处方上的鬼画符,因此解密任务就全都落到了药剂师头上。

“QD”表示一天一次,“TID”表示一天三次,药店里的人们都知道这些术语。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药剂师就像是密码破译员,经验是必须的。

随着经验的增加,解密医师笔迹的能力也随之增强。

“一位经验丰富的药剂师会根据诊断和症状来知道一生想要开哪种药。”

有的老师傅只用读2、3个字母,就可以解密一份秘文似的处方。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一位智慧的医生曾经写过……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妈妈:你的字还能更丑吗!

还是妈妈:我想让你当医生

医生受过写字手动加密的训练,而将其破译成明文,就是药剂师的独门手艺。

“如今,处方是由计算机打印的。无聊!我想念破译医生的可怕笔迹。有一种最终揭开谜底,水落石出的快感。”

“它说的是0.25还是250毫克?这个药叫什么名字?是胰岛素还是青霉素?电子健康记录彻底摧毁了它。”

药剂师多米尼克·洛厄尔用悲伤的语气说道。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试图认出医生的手写字

有证据表明,地球上的最难以辨认的笔迹往往都来自医生。

一份目的为确定医生的笔记是否比其他卫生专业人员差的论文,《关于医生笔迹的真相:一项前瞻性研究》中得出的结论是,医生在书写方面并不是一个特殊的亚群,但高级别男性医生的可读性明显低于平均水平。

在这方面,全世界基本上都一样。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你以为只有美国医生书写是可怕的?中国医生的草书刷新你的认知。

另一项研针对医疗工作者笔迹的究报告显示,医生,护士以及其他医学专业和行政人员的笔迹普遍比其他行业更差。

与年轻同事和医学生相比,经验更丰富的医生笔迹更加难以辨认。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医学杂志《英国医学期刊》的研究显示,只有四分之一医生的笔迹获得了良好或优异的评价。

该杂志的结论是,发生这种情况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极端的工作量带来潦草的书写。

等候室里的病人越多,医生开处方的时间就越少。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研究显示了有多少人死于医生可怕的书写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潦草的书写导致可避免的用药错误

引起注意的是第二个原因。

一些医生承认,他们发展出可怕的笔迹是因为他们相信,真正的医生就应该狂写草书。

有些医生是故意乱画的。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我字写得好

病人不相信我是真正的医生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越令人困惑的字体获得的敬畏越高。

正如空姐的脚越臭越能体现其辛劳。

尽管越来越多的方子已经被高效、安全、无聊的计算机系统所取代,但许多医疗专业人士仍在使用纸和笔。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不良笔迹几乎是从医学院毕业的必要条件。

原因是,在医学院学习期间,很多时候学生只能用接近光速的手速来记下讲师的口述。

例如,临床检查的时候。

毕业之后,普通医生每天还必须面对难以置信的繁重工作,因此乱涂乱画也在所难免。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医生的字迹只有药剂师和国家安全局才读得懂。

一旦稍有差池就可能造成悲剧。

在英国的一个案例是,一名医生开出了阿莫西林的处方,药剂师误读了内容,给病人开了格列苯脲。

该患者不是糖尿病患者,服用该药后造成了永久性脑损伤。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关于为什么医生用这种方式书写的最新研究发表在Lifestyle网站上。

一些分析师将其归因于医生每天撰写大量处方。

统计表明医生在8小时内要写50份记录所有病例和受其诊疗的患者报告,此外还有100张处方。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还有的分析认为,医生的书写不是针对公众的。

他们使用的符号和缩写本来就是写给像他们一样的医学同事。

此外,紧张,过度的工作和思考也常常使医生无法仔细写每个字。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一个受欢迎的医生可能每天忙到喝水的功夫都没有。

在我看来,没有太大必要在意他写的字你认不认识。

毕竟,患者的命运主要取决于药剂师对医生处方的理解程度,而非手写的处方是否精美。

美国科学院医学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