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1950年10月26日,那天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师长史密斯将军的57岁生日,他的海军陆战队第1师这天在朝鲜半岛东海岸的元山登陆,两天后,他下令47岁的小霍默·l·利茨伯格上校指挥第7海军陆战队战斗团从元山北上到咸兴,准备向135英里远的鸭绿江边境进军,就这样开始了美国海军陆战队最悲惨的战役之一,“长津水库战役”,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一:长津水库战役起点

朝鲜的地形像一个漏斗,狭窄的颈部大致从元山向西到平壤,漏斗口由鸭绿江和图们江形成。由于这种地理构造,任何从北向南移动的力量都具有汇聚作用的优势。反之,从南向北移动的力量必定是分散的。随着美军向北推进,沃克的第八集团军和阿尔蒙德的第十集团军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将第8集团军的右翼和第10集团军分开的是太白山脉,任何军队都无法通过这个朝鲜半岛的脊梁,沃克可能会担心,但阿尔蒙德似乎并不在意,他们的指挥官道格拉斯·麦克将军也是如此。10月初,中国通知印度驻华大使卡瓦拉姆·m·帕尼卡尔:如果美军越过三八线,中国将岀兵,这一警告通过新德里和伦敦的外交渠道传到了华盛顿,10月15日,美国总统哈里·s·杜鲁门与麦克阿瑟将军在威克岛举行会晤,麦克阿瑟认为,中国最多能把五六万兵力派到朝鲜,如果中国人想去平壤,就会发生最大规模的屠杀。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10月19日,威克岛会议后的四个晚上,中国军队开始跨过鸭绿江,阿尔蒙德将军的的情报机构没有发现中国军队进入朝鲜,无论是从空中侦察还是从截获的无线电信号上,阿尔蒙德满怀信心地继续前进。阿尔蒙德最大的野心就是打败他的对手沃克将军,第一个到达鸭绿江,他的X军团有海军陆战队第1师和第7步兵师,以及两个韩国首都师和第3师,还有更多的部队正在路上。随着美国第3步兵师到来总数将达到102000人,曾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担任欧洲司令部参谋长,战后在南京担任过美国驻华陆军顾问团团长的巴尔少将率领的第7步兵师于10月19日从釜山出发,目的地是兴南东北75英里的怡园,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10月29日,当赫伯特·b·鲍威尔上校率领的第7步兵师第17团乘坐七艘坦克登陆舰上准备两栖攻击时,韩国人已经从陆地占领了这个港口,鲍威尔于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登陆,并在鸭绿江上向惠山津冲去,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第七师的其余部队陆续登陆。第31步兵团于11月3日开始登陆,任务是从第17步兵团的左翼进攻。于11月4日进入兴南北部的宿营地,11月8日,第31步兵团在白山山坡上与中国军队发生第一次接触,与此同时,第八集团军前线,中国军队已经击败了位于右翼的韩国第二军,美国第一军几乎到了瓦解的地步,但中国军队突然地中断了进攻,在太白山以东,阿尔蒙德将军的第10集团军似乎继续进展顺利,但分散得很广,未与第八集团军的右翼建立联系,这就是说元山以北有一个巨大的空白。

二:美军在咸兴登陆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史密斯

10月30日,阿尔蒙德将军站在军团战况图前,看着咸兴和兴南,兴南位于松川江的北侧,从那里流入日本海,至关重要的延浦机场位于入海口的南侧,咸兴是内陆铁路和公路的枢纽,元山向北的铁路从咸兴到振兴里,铁路边是一条平行的路,这条土路从咸兴一直延伸到柳潭里,长达78英里,这将是海军陆战队前进的主要补给线,到目前为止,柳潭里还只是地图上的一个名字,他挥着手对第7步兵师巴尔将军说:“我们把这些都清理干净”,随后阿尔蒙德的海军陆战队副参谋长爱德华·h·福尼上校安排师侦察连亨利·沃斯纳少校,驾驶一架北美空军T-6德克萨斯式飞机飞越目标区域,在飞机上沃斯纳没有看到任何敌人,但崎岖的地形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10月31日,陆战7团从咸兴派出侦察巡逻队,向北前往苏东附近接替韩国第3师第26团,到达了第26团指挥所后,韩国人告诉巡逻队长威尔科克斯他们有16名中国俘虏,并确认他们属于中国42军124师第370团,他们在10月中旬越过鸭绿江,已经部署在中部保卫长津水库,126师已经向东移动到富森水库附近,125师在西侧124师的右边。史密斯得知后继续从元山向北推进,他的第一个目标是古土里,他命令35岁的乔治·牛顿中校和他的第1营推进到咸兴西南8英里的致宁,11月1日,师侦察连派出一支更强大的巡逻队,拉尔夫·b·克罗斯曼上尉的指挥下乘坐21辆吉普车侦察兴南西北约45英里的胡水里地区,陆战7团从兴南向韩国第26团后面的集结区行进,期间没有发生意外,尽管如此,谨慎的小霍默·利茨伯格上校还是命令雷蒙德·g·戴维斯的第一营的对马津洞以北的韩国阵地进行侦察,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小霍默·利茨伯格上校(右)

11月2日上午,史密斯再次与阿尔蒙德会面。史密斯指出,元山的主要补给线将遭到游击队的攻击。阿尔蒙德没有被打扰。他说巡逻队能应付游击战。海军陆战队第五团的第2营和第3营乘火车前往咸兴。韩国第26团已经撤退到乌东以南约4英里的地方,戴维斯的第一营在苏东以南一英里处。指挥D连的弥尔顿·赫尔上尉在上道路左侧的698高地时遇到了问题,韩国人突然放弃了山坡上的位置急匆匆地向南行进,并回头喊道:“中国人!”,利茨伯格上校并不知道他被中国第124师包围了三分之二,第371团在他北边和西边的山上。370团在他的东面,在这些突击团的后面,372团随时待命,11月2日午夜,陆战7团的第1营和第2营都因侧翼的猛烈攻击而后退,随着夜幕的降临,戴维斯的三个步枪连都遭受了严重的伤亡,该团的4.2英寸迫击炮连被击溃,11月4日小霍默·利茨伯格上校不知什么原因放弃了指挥权,他把指挥权交给了生于俄亥俄州33岁的大卫·c·沃尔夫陆军中校就失踪了,

三:进入长津湖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史密斯乘坐直升机抵达兴南,并建立了新司令部。那天晚上,他的大部分部下都是乘火车到达,史密斯拥有一支强大的军官队伍,几乎所有高级军官都是久经沙场、名声显赫的老兵,三个步兵团的指挥官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成功的营长,第一团团长普勒曾在贝里琉指挥作战,第五团团长穆雷拥有海军陆战队员最长战斗时间,炮兵第11团团长布罗尔在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入侵西西里和意大利的两栖部队中担任参谋军官,40岁的小鲍泽是史密斯的得力助手,硫磺岛的炮兵营指挥官,54岁的克雷格是史密斯的助理师指挥官,1917年在海地和圣多明各打过丛林战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指挥海军陆战在瓜达尔卡纳尔岛、布干维尔和关岛作战,史密斯的幕僚长,54岁的格里贡·a·威廉姆斯太平洋战争初期被日军俘虏,直到1942年8月以外交身份被遣返回国。1944年在太平洋参与塞班岛的扫荡行动。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他们的第一个任务是去水库的东侧,第5团第2营在34岁的罗伊斯营长被派往第7团以北5英里、以东15英里的新兴山谷,他现在的任务是封锁新兴走廊,并找到一条向北的路线,前往长津水库,11月5日,罗奇少校的第7团第3营开始进攻987高地,被轻武器和机枪火力所阻止,战斗一直在美军的105毫米榴弹炮和中国的120毫米迫击炮之间展开。第二天早上,罗奇的第3营继续进攻,攻击都进展缓慢,直到下午三点左右,攻击才开始,华德·h·哈里斯中尉用无线电通知罗奇,说他的连队已经筋疲力尽了。第三天早上,罗奇的营再次向891和987两个高地移动,这次发现他们没有敌人。中国人消失了,在未来三周的大部分时间内,往北的交通畅通无阻,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麦克阿瑟也在11月9日通知参谋长联席会议,完全胜利仍然是可能的,并重申了他的空中力量将阻止大批中国人越过鸭绿江,第3步兵师于11月初开始抵达元山,师长罗伯特·H·索尔曾在西南太平洋的第11空降师作战,第3步兵师第一个登陆的是第65步兵团,主要由波多黎各人组成,11月5日,阿尔蒙德来看了看,说他“对这些有色人种的部队没有太多信心。11月5 - 8日,美军发现中国人在新兴山谷海军陆战队第5团第2营前面,但保持着距离。在新兴西北部,古土里正东约10英里处,美军捕获了一名在一所房子里睡觉的中国士兵,他声称有六个师已抵达,11月7日下午,史密斯与阿尔蒙德进行了协商。史密斯在他的日志中写道:“显然,他对第八军前线的形势有些清醒了,情况不太好。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11月8日,史密斯的一支巡逻队碰到了第31步兵团的一支巡逻队。史密斯和阿尔蒙德达成协议,如果海军陆战队第五师不能通过公路到达富森水库,巴尔的第七步兵师将尝试从东部到达,11日,陆战7团第1营C连队进行了一场战斗,除此之外,中国人似乎已经消失了,史密斯乘坐直升机到达了金兴里。当时的直升机因为寒冷和高度,不能再往北飞了,史密斯借了一辆吉普车,开到了古土里,此时,麦克阿瑟不得不承认中国军队实力强大,可能多达10万人,但他仍然认为中国不会进行全面干预。阿尔蒙德已于11月11日将司令部从元山迁至咸兴,并计划将司令部进一步北移至下露里,丹尼斯·M上校领导的第15步兵团在元山登陆,接替拉勒的海军陆战队第一团,,由约翰上校指挥的第7步兵团从马萨诸塞州的德文斯堡经日本抵达,将于11月17日在元山上岸,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11月11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停战日,阿尔蒙德在午夜时分发布了一项命令来庆祝停战日,要求向边境推进,右边是陆军第一军,中间是第七师,左边是海军陆战队第一师,海军陆战队的最终目标是沿着鸭绿江延伸40英里,阿蒙德让部下准备一份第八集团军形势的分析报告,得出结论是东线美军有15万多人,西线有25万人,中国军队在东线有9万多人,在西线有13万人,美军在东线和西线都占优势,并拥有制空权和优越的炮兵支援优势,于是下令让史密斯在11月13日向柳潭里推进,11月15日,美国海军远东参谋长阿尔伯特·k·莫尔豪斯少将访问了史密斯,他对阿尔蒙德不切实际的计划和忽视敌人能力的倾向感到担忧,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下碣石里

从咸兴到边界只有一条山路,海军陆战队向下碣石里前进时,他们可以看到远处的中国人,下碣石里位于古土里以北11英里,长津水库的南端,占领下碣石里时夜间温度降到了零下四度,下碣石里机场跑道建设工程也正式启动,11月21日,第17步兵团的第一个营到达鸭绿江,戴夫.巴尔少将、炮兵指挥官鲍威尔上校带领一群人沿路向河岸走去。这是美军第一个到达中朝边界的部队,与此同时,查尔斯·e·比彻姆上校的第32步兵团正在向鲍威尔的第17步兵团的西北部推进,第32步兵团第3营派出一队34人的巡防队在上尉罗伯特·C·金斯顿(未来的四星上将)的指挥下到达鸭绿江以南23英里的萨姆苏,一直到11月23日感恩节也没有遇到一个中国士兵,感恩节那天,许多人的的菜单上有烤小火鸡配蔓越莓酱、蜜饯红薯、水果沙拉、水果蛋糕、肉馅派和咖啡。多伊尔海军上将给史密斯将军送来了一只煮熟的火鸡,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在感恩节的第二天,麦克阿瑟来到朝鲜观看第八集团军的进攻。他向媒体宣布,战争将在两周内取得胜利,第八集团军将在日本过圣诞节。为了完成沃克的胜利,麦克阿瑟命令阿尔蒙德执行已经计划好的向西进攻,以挤压中国人,11月25日上午,史密斯出席了在X军团总部举行的简报会,概述了X军团第7号行动命令。他得知他所在的师将于11月27日在木平里切断中国军队的交通线,然后进攻鸭绿江。与此同时,第七师将继续向北推进至鸭绿江。两师相隔近100英里,第七步兵师完成向鸭绿江的推进。韩国军队将从哈寿和清仁地区向中国边境推进。在后方,由苏勒将军指挥的新到达的第三步兵师负责保护元山港口和机场,史密斯的粗略计划是让陆战5团在柳潭里穿过陆战5团,然后向西进发。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左边是海军陆战3营指挥官罗伯特·塔普莱特中校,右边是执行长官约翰·坎尼少校,他在两周后死于柳潭里

11月27日开始,气温从零下20七-25C下降零下28C-45C,8时15分,担任助攻的第7团2营沿柳潭里至武坪里道路开始向西进攻,基本上没有遇到抵抗,担任主攻的第5团2营和第7团3营在1271高地受到顽强阻击,第7团派出的侦察分队在西南方向也受到攻击,这表明大量中国军队出现在柳潭里正面,到了黄昏,第5团和第7团的10个步兵连开始在柳潭里建立了环形阵地过夜,阿尔蒙特决定从第7师中派出位于咸兴东北的第31步兵团接替在水库东侧的默里的陆战队员,使第5团在柳潭里与第7团会合,第32步兵团1营由32岁的唐·费斯中校指挥,他于1941年入伍,在82空降师服役三年,在西西里岛、诺曼底和荷兰战斗过,费斯在1221高地低坡上的一间小屋里建立了他的指挥所。直到第31步兵团指挥官麦克莱恩上校到达。麦克莱恩上校同时指挥31团3营、31团2营(欠E连以营B连顶替)、32团1营和第57野战炮兵营。

四:陆战1师的逃跑过程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就在这天夜里,中国军队开始了进攻,中国的号角声响彻了整个前线,中国89师从西北方向,79师从北方向柳潭里攻击,59师则向南山和德洞山迁回切断美军退路。中国士兵穿着两件套的棉服和薄薄的胶底帆布鞋。用连续的紧凑战斗群(通常不超过一个连)不断打击美军的防御,很快89师攻占了1403高地,切断1271高地第5团2营退路。但攻占1282高地和1240高地后却没有攻击不远处的炮兵阵地,使得美军逃过了一劫,承受了巨大压力的美第5团和第7团协商后决定迅速转入防御,第5团团长下令2营后撤到西南山,与左翼第7团3营和右翼第5团3营会合,一夜激战后才守住了柳潭里,扼守柳潭里至下喝隅里道路的德洞山口的2个美军连在也守住了阵地,保住了美军的退路,28日,美第7团才救出了其中1个连,另外一个连在克拉伦斯·科利上尉带领继续顽抗。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史密斯乘直升机前往下碣阿里开设了指挥所,命令陆战1团向下碣隅里进攻,命令第7团向南,接着命令第5团协同坚守柳潭里,但第7团和第1团的行动都失败了,柳谭里的美军只有空中补给一条路了,28日黄昏,英国海军陆战队第41别动队、美陆战1师1团3营G连和第7师31团B连到达古土里,陆战1师己被分割包围在柳潭里、德洞山口、下喝隅里、古土里和镇兴里,各自处于危险的孤立状态,28日夜中国军队再次发动进攻,虽然美军损失较大,但还是守住了主要阵地,29日下午13时,陆战1团团长命令英国道格拉斯.B.德赖斯代尔中校组成一支922人的特遣队,在29辆坦克的支援下打通古土里至下碣隅里的道路,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道格拉斯.B.德赖斯代尔中校

结果被中国军队58师阻击在古土里以北65公里处,整个特遣队141辆车辆沿着道路排成了一排无法动弹,史密斯下令强行突破,但车队相互混杂,四处被动挨打,先头部队的300名步兵和100名坦克兵冲入了下喝隅里,断后部队逃回古土里,德赖斯代尔中校胳膊上挨了一枚手榴弹碎片负伤,被困的车队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保护是路两边的浅沟。37岁的陆军中校亚瑟·奇德斯特是G-4师的助理,也是这群人中的高级军官,他试图调转被截断的队伍返回古土里,但受伤并被俘。他的位置被詹姆斯·k·伊根少校取代,不久他也负伤并被俘,后伤重死亡,他们还剩下140人,由32岁的约翰·n·麦克劳克林少校代理指挥,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麦克劳克林少校(左)

他是一名功勋卓著的老兵,曾在瓜达尔卡纳尔岛、格洛斯特角和,贝里琉作战,麦克劳克林少校试图派巡逻队回南方但被击退了,他把伤员聚集在沟里,祈祷上天保佑,祈祷海军陆战队的飞机能在头顶降落。到凌晨2点,美联社摄影记者诺埃尔和两名士兵试图乘坐吉普车逃跑,结果被抓获。4点30分左右,中国军队派了几名俘虏到麦克劳林的位置,要求投降。麦克劳克林和一名英国海军陆战队员打着白旗前往谈判,他孤注一掷,虚张声势,假装中国人想向他投降,但对手给了他10分钟的时间投降,否则将面临全面进攻,麦克林少校马上决定率部投降,在麦克劳克林谈判投降时,一些美国士兵和英国海军陆战队员设法逃回到古土里,据最准确的估计,德赖斯代尔特遣部队有922名官兵。大约有400人到达下碣石里。另有300人回到了古土里。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威廉·f·哈里斯中校

30日清晨,阿尔蒙德用了2天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命令陆战1师去救援长津湖东岸的第31团,四面被围攻的陆战1师根本做不到,认清形势的阿尔蒙德命令放弃长津湖向咸兴后退,史密斯收到命令后下令柳潭里的第5团和第7团退到下喝隅里,12月1日9时,美军开始分成两股突围,以第5团3营为先头的主力沿道路撤退,第7团1营去解救被困在德洞山口的克拉伦斯·科利上尉,12月4日,437人的第5团3营只剩下194人了,E连的连长菲利普斯上尉阵亡,他的行政官雷蒙德·欧·鲍尔中尉接管了指挥权,最后死在营里的救助站,第7团第三营营长、二战飞行员出身的约翰·坎尼少校阵亡,接替他的威廉·f·哈里斯中校在途中失踪。他最后一次被人看见是带着枪挂在大石头上,他的确切命运仍然是个谜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下碍隅里

但陆战1师主力成功退入下碍隅里,从柳潭里持续四天、长达14英里的越狱行动结束了。海军陆战队1500人的伤亡中1000人是中国人造成的,其余的是寒冷造成的。史密斯在他的日志中写道:“这个团的人……被彻底打败了。下碣隅里的美军有1万人,1000台车辆,6天的食物和弹药,还有1座野战医院和一个简易机场,这个简易机场5天中后送了4312名伤病员,大大减轻美军负担,在下碣隅里,指挥第11海军陆战队团的布劳尔上校声称病倒。将指挥权交给了他的执行军官杨代尔中校后乘飞机逃离,有很多没有受伤美军爬上担架,把毯子盖在身上,呻吟了几声,假装是伤员,史密斯不得不派宪兵守在飞机上,没有医疗证明的机票,任何人都不能登机。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水门桥

12月6日,史密斯将下喝隅里的全部美军编成两个战斗群,在拂晓开始突围,到12月7日半夜时分退到古土里,下一段是退向10英里处的镇兴里,这一段路却是陡峭难行,3英里半的地方是著名的水门桥,中国军队三次炸毁了这座桥梁,美军最后空投修复桥梁的预制件修好了它,12月8日开始突围,行动中没有遇到阻击,直到12月10日,中国军队才开始阻止美国人撤退,但为时过晚了。12月11日陆战1师已经逃到成兴、兴南集合区。至此,美军东西两线的进攻彻底垮台,到12月24日,这些部队都从海上撤回,三八线以北已没有“联合国军"的踪影了。海军陆战队第7军墓地登记科科长罗伯特·b·高尔特中士和他的5人小队和一辆运送阵亡海军陆战队士兵的卡车一起从柳潭里逃到兴南集合区,几个月后,他回忆道:“那是一个没有装备的时代,只要有可能,你就拼命想从那鬼地方逃出去。

五:第31步兵团指挥官下场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艾伦.D.麦克莱恩上校(左),费斯(右)

由于长津湖的阻隔,美第7师冒冒失失地前进,拉成了一条断续的长蛇阵,中国军队的攻击重点是第31团战斗群,31团团长艾伦.D.麦克莱恩上校,11月27日晚上是在费斯所在的阵地上度过的,他对长津湖以南发生的事情知之甚少,甚至一无所知。黎明时,他返回自己的先遣指挥所。阿尔蒙德坐着直升机到达费斯的位置,轻飘飘然地告诉费斯,在他面前除了四散的向北方撤退的中国人,什么也没有,他应该设法夺回失去的高地。然后又坐将直升机找到艾伦.D.麦克莱恩上校,告诉他,一旦第31步兵团第2营加入该团,就会恢复先前计划的攻击。夜间,从湖东里向北推进的第31医疗连在1221山附近遭到伏击,这是是道路被切断的第一个迹象。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这时31团3营和第57野战炮兵营在新兴里,32团1营则占据长津湖东侧公路两侧的高地,11月28日午夜就受到围攻,新兴里同时也被包围,中国军队240团3营4连在消灭新兴里1100高地山腰处几个大帐篷的美军后,绕到向山背后的一个只有三间房子的小山村,4连一班两个3人小组,一组掩护,一组攻击,悄悄接近第一座房子,这时艾伦.D.麦克莱恩上校走出来,看见一队部队正沿着大路走来,误认为4连一班是美军,刚一喊“那是我的孩子们,”,就听到了射击的噼啪声,好像被子弹打了几下,他的身体抽搐着跌倒,然后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着,直到消失在视线之外,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山下的炮兵阵地

4连在收拾完另外两座房子后越过村庄向山下的炮兵阵地扑去,对着在睡大觉睡袋里的美军就是一顿刺刀,并把3营营长威廉·赖利炸成重伤,得知新兴里被围后,第7师副师长霍兹准将派了一个连前来解围,但在损失了2辆坦克后退了回去。31团由唐·费斯中校代理团长,得知增援的希望破灭后,唐·费斯制定了突围计划,决定带领三个营向南边8英处的下碣隅里突围,11月30日,中国军队不等天黑,下午就开始进攻,费思特遣部队在新兴里的周边已经被孤立,与下碣石里之间没有友军。到了午夜,对费斯防线的攻击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美军的医疗用品已经完全耗尽。死者已经冻得僵硬了,一排排地摆放着,堆得有四英尺高。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12月1日上午,费斯主动从新兴里向南逃走,大多数越野车和所有不能使用的卡车将被摧毁,所有的补给和设备也将被摧毁。在执行过程中,对剩余物资的销毁是断断续续的。大约25到30辆仍在运行状态的车辆排成纵队,最重要的任务是保护载有数百名伤员的卡车车队,士兵们在周围高地上一眼就能看见中国人。纵队在大约11:00时开始向外移动进展缓慢。中国军队占据了路障两边的高地,迫击炮弹继续落下,造成更多伤亡,中国步兵开始向纵队逼近。前半英里的战斗特别激烈,阵地上的一些士兵开始逃跑,费斯抽出他的手枪把他们赶回来。惊慌失措的美国士兵试图爬上载有伤员的卡车。被派往侧翼高地的步兵开始向大路逃跑,几辆卡车试图穿过结了冰的小溪,却卡在冰上,不得不抛弃,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当夜幕降临时,纵队距离下碣隅里只有4.5英里的路程时,一枚手榴弹碎片穿透了费思的胸膛,正好在他的心脏上方,他的手下在卡车驾驶室里用一条毯子支撑着他的尸体,希望他的死讯不会在纵队中传播开来,造成更大的士气低落。当纵队奋力向南前进时,中国人有条不紊地继续摧毁他们的车队,一辆卡车接一辆卡车,个别士兵和小团体开始逃离纵队,试图徒步穿越水库冰面,费斯支队原有的2500人,最后有1050名幸存者到达下喝隅里,但除了385人外都是伤员。这些幸存者随同陆战队一起撤到了威兴、兴南地区。费斯中校的尸体途中被抛弃,2004年才找到骸骨,艾伦.D.麦克莱恩上校的尸体至今没找到。

六:结语

长津湖最强陆地军

第二次战役改变了朝鲜战争进程,被列为对世界历史进程产生重大影响的战役之一,美军分成西线和东线,中国军队也分成西线和东线,在西线中国军队利用美军一线平推式的“压路机战术”的弱点实施战役穿插,切断美1军和美9军的退路,迫使第8集团军撤退,动摇了美军整个的战役布势,西线以志愿军第9兵团的敌人与其说是美军,不如说是严寒,第9兵团共计伤亡4万余人,其中冻伤减员达3万余人(其中冻死4000余人,美军冻伤7000多人,冻死极少),严寒极大削弱了9兵团战斗力,从而无力阻止陆战1师突围而去,但也迫使美军第10军逃岀长津湖,保证了西线主战场的侧后安全,

美军在此战损失了大量参加过二战,训练有素,作战经验丰富的中层军官,不过陆战1师的全身而退让史密斯少将成为参战美军中唯一没有被撤职的师长(第九军军长军长约翰·库尔特少将,美2师劳伦斯·凯泽少将和替补的师长罗伯特-麦克卢尔少将、美骑兵第一师师长霍巴特·盖伊少将、美 24 师师长约翰·丘奇少将、美7师师长戴·巴尔少将,美25师师长威廉·基恩少将,这些几年前还在欧洲和太平洋上打得德国日本军队节节败退的将军们均被撤职)。当然,史密斯少将的全身而退只是幸运而已,陆战1师作战处长阿尔法●鮑泽上校后来说:“如果中国人拥有足够的后勤支援和通讯设备,陆战1师决不会逃离长津水库,陆战1师不过是侥幸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