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1月8日)下午,河北省召开新闻发布会。1月2日至1月8日10时,河北全省本土确诊病例127例(石家庄118例、邢台9例),尚在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183例(石家庄177例、邢台6例)。

从数据看,河北大量确诊病例集中在石家庄,因此,1月7日下午,石家庄市通告:全市所有车辆及人员均不出市,高风险地区藁城区人员均不离开本区域。8日下午的发布会上,河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徐建培表示,严控人员车辆流动。石家庄、邢台两市人员非必要不出市。

目前,石家庄已公布2-7日确诊的114个患者的活动轨迹。梳理1月2日以来石家庄114例确诊病例的流调信息,发现五个现象值得特别关注。

河南疫情起至

河北2-7日疫情数据 数据来源:河北省卫健委

分布已不局限于藁城区,但均有关联

在石家庄的114例确诊病例中,从居住地看,有104人居住藁城区的小果庄村、刘家佐村、南桥寨村等;另有10例病例分布在藁城区外其他县市。

这一现象从6日开始出现。6日,藁城区外出现2例,分别在新华区和行唐县,7日藁城区外出现8例,分别是新乐市5例,新华区1例,正定县1例,井陉县1例。

而这10例中,多人近来与藁城区有过直接交集,其中7日有一新乐市病例是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某中学老师,2020年12月21日至12月25日都在学校授课并在学校住宿。

未与藁城区有直接关联的病例,也存在某种间接联系。如7日行唐县的确诊的病例,虽未到过藁城区,但通过流调信息可见,他所居住的滨河小区与刘家佐村有关联。7日一刘家佐村确诊病例曾在2021年1月1日自驾车到行唐县滨河小区娘家,1月2日至3日因孩子身体不适骑电动车到滨河小区附近诊所就诊,1月4日在滨河小区附近小商店购买生活用品。

河南疫情起至

地图来源:民政部网站

从石家庄市地图上看,石家庄下辖的县级市新乐市和藁城区相邻,与后来新发生疫情的正定县、行唐县相连。井陉县和新华区虽地缘上不相邻,但从流调看,这两地的3个确诊患者也都与刘家佐村有一定关联。

8日最新消息称,石家庄新乐市坚固村、新华区都市阳光小区、行唐县滨河小区等9地已调整为中风险地区。

最早感染或在12月上旬

根据公开流调信息,多名确诊患者在去年12月底或今年初出现症状。

但仔细梳理114例的发病时间可发现,1月6日确诊的病例8,早在2020年12月20日就有感冒症状出现。她是刘家佐村69岁村民,出现症状后曾到村诊所就诊;2020年12月21日至2021年1月2日,居村无外出;1月3日核酸检测呈阳性;1月5日复核阳性。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综合科主任梁连春曾公开介绍,新冠肺炎病程4-14天,到疾病进展期,临床出现明显咳嗽、胸闷、喘憋及呼吸困难等症状。

也就是说,这位69岁确诊患者最早可能在12月上旬已经被感染。

“病毒隐秘传播一段时间”已经成为专家共识。复旦大学附属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表示,他们发现,已经在一些人身上发现抗体,而从感染到抗体出现需要一两周的时间。

机场成关键点,病毒与俄罗斯毒株同源

1月8日下午的发布会上,河北省政府副省长徐建培表示,目前此次疫情源头尚未查实。

虽源头扑朔迷离,但从2日公布的首例确诊者开始,多个病例流调指向“机场”。

此前,共有6人提到曾于去年12月28日到机场北路附近一家酒店或餐厅参加婚宴,另有一名男子在机场北路附近某饭店后厨工作,并于1月6日确诊。据小果庄村村民表示,28日举办婚礼的饭店叫“欧景生态苑餐厅(石家庄机场店)”。高德地图显示,欧景生态苑餐厅位于机场北环路,在石家庄正定国际机场T1航站楼对面的欧景假日酒店中。

在8日公布的病例中,有一新乐市的确诊者较为特殊,是从江苏南通返乡的某大学在校学生。她于12月30日晚22:00乘河北航空NS3332航班由南通至石家庄,1月6日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1月7日复核结果呈阳性,诊断为确诊病例。查询发现,NS3332航班的降落点正是河北正定机场。此后,她曾在新乐的电影院、市场等多处公共场所都有过活动。

至此,出现了一个频繁重复的行程交汇点,即为“机场”。

据小果庄村的一位村民说,“其实常住在村里的也就2000多人。平时大家除了务农外,还打些工。有的在本地工厂打工,有的在正定国际机场做事,打扫卫生或者在机场商店卖东西,我们开车到机场也就10多分钟,比较近。”

自中国民航局官网2020年6月5日公告起,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客运航班指定第一入境点有16个,其中就包括石家庄。另根据民航局10月31日的熔断指令,国航10月24日入境的CA910航班(莫斯科至石家庄)核酸检测阳性旅客14人,自11月9日起,暂停国航CA910(莫斯科至石家庄)航线航班运行4周。

1月6日,《China CDCweekly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周报(英文)》刊发的中疾控与河北省疾控中心撰写的文章称,该中心1月2日对石家庄和邢台确诊病例的样本进行基因组测序,结果显示,基因组序列与一些7月份上传的俄罗斯基因组序列存在10个相同的核苷酸变异位点,且3个特异性位点仅在此次河北毒株中出现,病毒可能起源于该俄罗斯毒株。

冯子健此前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从病毒溯源结果看,病毒是境外输入病毒,但是否和机场相关,现在还没有从流行病学调查和环境检测中得到清晰的证据,还在调查当中。”

“诊所”“自行服药”是高频词

在已公布行动轨迹的114例确诊患者的活动轨迹中,因身体出现症状或不适去诊所,亦或者陪同去诊所、卫生室的情况有23例,有“服药”“自行服药”“自服药”行为的有6例。“诊所”“卫生室”“自行服药”成为高频词在流调信息中出现。

现在看来,多人因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去诊所买药的情况均未被重视,更未得到及时上报。另外,诊所是否成为病毒传播的场所,也有待核实。

“这次河北疫情主要发生在农村,这也提示我们以往对农村地区疫情防控工作强调得还不够。”卢洪洲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农村出现感染后,基层诊所警惕性差,这是目前防控中的薄弱环节,接下来要加强培训,做到早期发现感染患者。

另据藁城区某乡镇卫生院一名医务人员说,“距离村子最近的乡镇卫生院没有核酸检测能力,也没有检测设备,只有县级医院配备了检测设备。”

以藁城区为例,目前拥有三家核酸检测机构:石家庄市藁城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藁城中西医结合医院、藁城人民医院。从藁城区刘家佐村到藁城中西医结合医院的距离为42公里,到藁城人民医院46公里,到藁城疾控中心47公里。从距离看,都不是很近。这也成为人们出现症状后,首选附近小诊所的原因之一。

学校病例多发

在石家庄114例确诊患者中,除了上述南通某大学回乡大学生之外,还有6例为当地学校的老师或学生。

其中,老师有2例确诊。上文提到的新乐市天悦花园居民为其中之一,在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某中学任教,在确诊前曾在学校、新乐市、藁城区东桥寨村、藁城区南桥寨村、正定机场高铁站活动。1月7日诊断为确诊病例。

7日确诊者中,还有一位为藁城市某中学教师,藁城区增村镇牛家庄村人。确诊前曾在学校、新乐市中医院、正定县新城铺、张家庄镇张家庄村娘家等地有过活动。

除2名老师外,确诊患者中还有4个学生,其中有两名9岁小学生,均是刘家佐村人,在小果庄村上小学。还有2名中学生均为小果庄村人,分别就读于藁城区第七中学、小果庄村某中学。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名确诊者与学校相关,为藁城区增村镇小果庄村人,在藁城区增村镇刘家佐村小学食堂工作。

来源:河北省卫健委、中国新闻周刊、第一财经 等

栏目主编:刘璐 文字编辑:程沛 题图来源:上观图编 图片编辑:徐佳敏

来源:作者:上官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