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得音乐和腾讯

撰文丨黑羊

电音太火了。

最近的新闻是,网易老板丁磊亲自站台DJ,底下的卡座里坐着观众王思聪。

这个白天养猪的互联网公司老板,早在今年10月就成立了电音厂牌FEVER——这不是一个乐队,而是一个野心十足的综合性电音服务平台。

此外,明星们也在组团上电音综艺。他们让资本的风暴在这个行业里真正的刮了起来。

现在,即便你不懂舞曲,不认识DJ,从来不去音乐节,对偶像一点不感冒——但钱和粉丝眼睁睁就在那,现实和资本金灿灿地流淌。

反过来,电音的火爆又带动了音乐节、厂牌、DJ、综艺和资本运作。

这个行业里,一大批偶像诞生又死去,一大堆相关节目等着上线,很多场音乐节排队进中国,无数个来自地下的DJ想借此出头,广告商绿着眼等在后面……

但情况并不完全乐观。

了得音乐和腾讯

1、

《即刻电音》来头不小,是腾讯旗下的企鹅影视和灿星制作联合制作的。

这是一台电子音乐类竞技节目。在中国,什么东西变成综艺比赛了,就证明它太火了。

节目12月1日上线,其中由一名男歌手、一名女电音流行歌手和一名男流行朋克歌手三人组成评委团。

其中一集里,他们一起点评台上的一个电竞女主播(是的,电竞女主播),因为女孩刚刚放了一首电音舞曲。现场,作为评委的男歌手说着说着就急了,开始爆这个节目的黑料balabala……

过于老套的炒作方式确实有点蠢。不过这档节目的目标还挺伟大,据说是要选出DJ去比利时参加Tomorrowland电子音乐节。那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音乐节之一,这三个人能选出合格的DJ去Tomorrowland?

不管怎么说,电音现在在中国实在太火了。除了这档奇怪的节目找来一群奇葩放话题外,开互联网公司和养猪场的丁磊,前几天晚上也去夜店过了一把DJ瘾。之前,他还宣布成立一个电音厂牌——FEVER。

了得音乐和腾讯

FEVER的中文译音叫“放刺”,是不是特像早年的电音厂牌“针刺”。听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

不过这也不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次进入电音的局儿,之前还有腾讯音乐与索尼音乐共同成立了国际电音厂牌 ,名字还洋气,叫Liquid State。

电音毕竟是洋玩意儿,在老外DJ看来,在一个充满神秘主义京剧的古老国度里,年轻人疯狂热爱电音并努力与之接轨,这真是一件神奇的事儿——很多中国年轻人并不知道京剧里各种派系之间的关系,但他们其中不少人知道Skrillex和他的Dubstep。

Skrillex是一名DJ,Dubstep是一种曲风。可以说Skrillex就是Dubstep界的大师。

在电音界,Skrillex太有钱了。他是这个星球上最富有的电子音乐人之一。比如他想要一座海景别墅,他就花600万美元在洛杉矶西部的马里布买一空地,然后面朝大海建一座大House,每天各种名流啊,穿比基尼的美女啊什么的络绎不绝。

Skrillex这么有钱,还跑到中国音乐节上放曲子,因为这里的粉丝太多了,而资本的逻辑是,哪里有粉丝钱就该流向哪里。

火爆的电音粉丝激增,而请得动Skrillex做DJ的音乐节也大有来头,名字叫“奶油田”。

了得音乐和腾讯

2、

“奶油田”什么概念?早在1998年,这个电音节品牌在温彻斯特首次举办,参与者就达到25000人。现在这个数字超过十万,这还是单日统计量。

就是这么牛逼的一个电音节,今年在上海举行了一次。所以你要想去奶油田现场听Skrillex放Dubstep,不提前买票根本就无法进入这个由魔幻主义和现金制造的嗨场。

电音在中国如今这么火,关键还是有人有钱有土壤。比如在亚洲,几乎所有的偶像天团都热衷推出电子舞曲(EDM)。在中国的新兴偶像中,你可能始终不知道这个人的嗓音是什么样,唱歌是否跑调,因为一上来唱的就是经过安排好的电音嗓,配上一流的打扮,帅气的动作,就能制造出一个偶像。

偶像有什么用?吸引粉丝;粉丝有什么?还是吸引资本。

Skrillex在中国的声望和待遇都相当高,所以其他的老外DJ就从这里看到了“实惠”。很多老外DJ这两年在中国过的非常开心,不仅有很多线下的姑娘粉丝,更重要的是还有了钱。他们是中国正在进行的一场电音革命的受益者——对于更多不懂行情的电音迷来说,老外本身就是噱头。

了得音乐和腾讯

就拿出场费来说,相比本土DJ,老外会贵一些。这也正常,大洋彼岸也不容易,老远来一趟中国就放俩曲儿,帮夜店卖点酒水?

不能。

老外也是人啊。所以这个事情不能单纯宣传说“来了一老外今晚做DJ。”一定要包装成“美国XXX著名DJ全球巡回中国站演出。”这太有排场了,门票立马400走起,现场根本不卖票,因为到黄牛手里可以翻三番……

不过这两年不兴美国DJ了,北欧的行情更好一点。比如挪威、冰岛、芬兰这种高寒地区出来的DJ总给人神秘莫测的感觉。平时也很少说话(主要语言太不通了),往那一站面如死水没有表情,活脱脱的北欧高冷气就都散发出来了,混音的时候多点星空极光那种空灵感,然后再包装一下,自己不相信自己是大师都很难。

北京、上海广州或成都等城市,太多这样的老外DJ排着队从夜场赚钱。所以电音在中国有多火?有一组数据这么写:2016年中国电子音乐用户规模为1.97亿,预计2017年将达到2.86亿,增长率为45.2%,2018年将突破3亿,达到3.58亿,2019年将突破4亿。

是这么回事。

了得音乐和腾讯

3、

网易云音乐里有个电台叫优斯迪吧,其中一个栏目叫彪迪吧,放电音。

DJ是圈子中的大咖。节目中也没用什么高端设备,就一台电脑,纯靠触摸板完成一段1小时的混音,衔接非常流畅。所以说这个行业因为生产工具的变化,门槛越来越低,这导致从事DJ这一职业变得更为简单。

网易云音乐统计过这样一组数字:2001到-2017年间,其电音类歌单数量突然呈爆发式增长;从音乐类型用户占比来看,在除流行音乐以外的音乐类型中,电子音乐人数占比最高,达到20.5%。

就是说,很大比重的电音爱好者选择在网上听音乐。顺着这一路径回到线下,另一个人与资本混杂的地方是电子音乐节。

音乐节的变现方式非常传统,相关数据描述中,一场电音节的品牌赞助大概占到40%-45、票房35%-40%、卡座酒水20%,一般音乐节都不会亏很多。

而目前全球三大电子音乐节,EDC、Tomorrowland、Ultra都拥有无数拥趸。“奶油田”在中国的火爆,足以让这些音乐节的主理公司对中国这块年轻的市场虎视眈眈。

就在今年早些时候,一家音乐节运营公司上海热波宣布以主办方身份将全球排名第一的电音节品牌EDC(Electric Daisy Carnival)引入中国。据说这个音乐节当年落地日本经历了长达两年的谈判,而进入中国从接触到签订协议只花了两个月的时间。

而另外一个音乐节Ultra去年也已在中国落地。现在,世界顶级的三大电子音乐节只剩下Tomorrowland团队还没有触及中国市场。

不过这也没关系。今年3月在由三亚市政府、中民文化以及亚洲星光娱乐联合主办的ISY国际音乐节,对标的就是Tomorrowland。

了得音乐和腾讯

一下子,电子音乐节在中国疯狂落地开花——2016年全中国电音节还只有32场,2017年就举办了86场,到了今年已经超过150场。

现在,腾讯音乐与索尼合作的厂牌Liquid State;网易自己电音平台FEVER放刺;还有SMG互联网节目中心联合国内知名音乐电台Hit FM的电子音乐排行榜《魔音中国》以及各种标榜着电音的综艺上线,这些都为电音吸引资本增加了重量级砝码。

相比音乐节的吸金能力,厂牌也在吃电音制造的资本蛋糕。

国内规模比较大的厂牌如Pillz Rercords,已经签约十组艺人;还有PurpleBattery(电池厂)在网易云也正式完成厂牌认证;而厂牌Recharging Radioshow可以说是网易云音乐上最火的原创电子音乐电台之一。

音乐大厂摩登天空其实在2013年就已经成立了电音厂牌MSE,而最近刚刚签下了中国台湾DJ Code W。Code W签约前,在中国台湾已经拥有众多的粉丝和名气,带货量也非常了得。

而更多的国内DJ期待搭上摩登天空这样大厂“上岸”。对于他们来说,速度要快,造型和逼格可能比音乐本身重要,毕竟赶在电音这一波资本风暴过去之前进场赚钱,真的是当务之急。

- END -

往期经典回顾

了得音乐和腾讯了得音乐和腾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