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惨烈还是上甘岭惨烈

浴血三八线65:抗美援朝70年70人之徐国夫

作者:相忘于江湖

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邓集团”短短6天经历了高开低走。

横城反击战,以35小时闪电胜利而告终,歼敌1.2万,俘虏7800多人其中美军500多人。但是紧接着发起的砥平里战斗,由于情报失准、准备不足,打得非常被动。

“歼灭战”打成“牛抵角”,“邓集团”指挥官邓华事后做了检讨,但最郁闷的,无疑是一线最高指挥官徐国夫,激战3天都没搞清自己到底指挥了几个团。

砥平里攻坚战,是抗美援朝第三个转折点,影响深远,也留下了6点血的教训。

长津湖惨烈还是上甘岭惨烈

徐国夫少将

一、意外频发的砥平里攻坚战

抗美援朝惨烈战斗,代表性的有:松骨峰,长津湖,砥平里,上甘岭。

1951年2月13日晨,横城反击战刚一结束,志愿军东线“邓集团”随即部署对侧后砥平里发起攻击。砥平里属于京畿道杨平郡,位于横城以西、南汉江以北,距离原州不过15公里,是一个直径5公里的小盆地,有5个小山环绕在周边。

情报侦查砥平里有4个营1800多人,有简易野战工事。但实际上,生力军美2师23团已经到达,加上法国营、高射炮连等共6000多人,有榴弹炮24门,迫击炮51门,坦克21辆,直升机运来10天食品。修筑了坚固工事,坦克环绕在2平方公里外围。

邓华主攻是40军119师师长徐国夫指挥的2个团,从砥平里北面和东面出击,356团自上高松从东面攻击,357团自广滩里从北面攻击。42军等4个团参与外围助攻。

2月14日,志愿军39军115师两个团加入攻坚,参战部队达到8个团。

长津湖惨烈还是上甘岭惨烈

砥平里战场

二、战斗力强大的美2师23团

志愿军40军119师是原东野3纵9师,来自山东军区独立旅。开始给117师和118师打下手,“7师打,8师看,9师围着打转转”,解放后期战斗力得到提升。

师长徐国夫是安徽六安人,抗日时期是129师骑兵团的参谋长,解放时期在“旋风司令”韩先楚手下南征北战。119师对手是美2师23团,当时战斗力最强。

美2师23团团长是保罗•弗里曼上校,在第二次战役清川江突围战中,担任第8集团军的后卫美2师的后卫。弗里曼反常规让炮兵20分钟打光3200发炮弹,给志愿军40军造成进攻假象,忙于抢修防御阵地。23团则炸毁火炮,轻装跳出包围圈。

当砥平里受到攻击时,保罗•弗里曼和阿尔蒙德请求撤出,但第8集团军司令官李奇微给第10军下达防守的死命令。同时调动文幕里的美2师38团立即增援,美9军、英27旅、韩6师向砥平里、文幕里移动,第二天又命美骑1师5团驰援。

保罗•弗里曼没有退路,只好拼死一战,美军发现了志愿军的弱点:火力弱、攻坚能力差、协同不好、持续作战一个礼拜,被包围可以不忙突围,就地防御待援。

开战不久,保罗•弗里曼左腿就被迫击炮炸伤离开23团,但部队影响不大。美23团在指挥官离开后仍死战不退,砥平里还有蒙克莱尔的法国营,战斗力也不弱。

长津湖惨烈还是上甘岭惨烈

美军榴弹炮

三、志愿军部队各自为战,没有形成合力

战斗一打起来,徐国夫才发现美23团火力异常猛烈,砥平里地形狭窄局促,暴露在炮火下的志愿军无法展开,虽然给美军重大杀伤,但一夜激战没有取得突破。

2月14日,美军出动大批飞机,对砥平里外围的志愿军阵地猛烈轰炸。

邓华调整部署,119师3个团,42军126师、39军115师和40军120师各1个团,6个团约6000人,14日晚由徐国夫统一指挥发起攻击。虽然119师从北面一度攻占凤尾山,115师在南面也攻进了砥平街。但就在美军阵地岌岌可危的时候,天亮了!

15日下午,美骑1师5团援兵到来,黄昏时20多辆坦克突破防线,进入砥平里与美23团会合,大大增加了徐国夫的攻击难度。骊州方向韩6师、英27旅也抵近外围,与美骑1师在骊州、长湖院里构建纵深防御,其他美军也在原州、武陵里一线展开。

经过3天苦战,敌核心阵地始终未能攻克,最让徐国夫尴尬的是,自己作为一线“最高指挥官”,除了自己2个团,其余参战部队根本无法联络,有的团长甚至连名字也叫不出来,攻坚部队陷入各自为战的混乱状态。最后徐国夫和政委刘光涛建议:撤出战斗。

1951年2月16日拂晓,“邓集团”围攻砥平里的8个团全部撤出了战斗。

原州的志愿军各部向北转移,在龙头里、横城至洪川一线集结。在汉江南岸阻击的50军、38军也在16日、18日先后撤到汉江北岸,第四次战役第一阶段结束。

长津湖惨烈还是上甘岭惨烈

志愿军迫击炮

四、砥平里攻坚战的6点教训

“邓集团”砥平里攻坚战没有实现目标,志愿军歼敌美、法军800多人,伤亡1830多人,是美军的2倍。其中主攻的徐国夫119师阵亡300多人,伤600多人。

砥平里攻坚战打得不好,主要有6点教训:

其一,情报失准。战前志愿军已经察觉到防守的美韩军可能不止4个营,40军119师师长徐国夫建议延后进攻进一步了解敌情,但是邓华拒绝了。

其二,与横城反击战11个师和100多门大炮的强势相比,砥平里战前,炮42团由于马匹受惊暴露目标遭敌空袭未能参战,主攻部队只有10几门炮400发炮弹。

其三,攻击部队力量分散组织协同不好,第一次攻击只有3个团2300多人到位,没有形成局部优势。第二次虽然6个团五面攻击,但基本各自为战。

其四,原州、骊州、文幕里等地,美韩军重兵猬集,无论先打横城还是砥平里,一旦捅了马蜂窝第二个点很难再有突袭效果,都会打成“牛抵角”消耗战。

其五,后勤补给困难,一直是志愿军的短板。砥平里战斗中,很多部队打到最后弹尽粮绝,只有三分之一武器还能继续使用,攻坚能力锐减。

其六,志愿军经过三次战役减员严重,很多团已不满千人甚至只有七八百人,而国内补充的4万骨干、8万新兵还没到达一线。

早在第三次战役期间,北京就决定国内部队轮番作战。第四次战役砥平里战斗以后,第二番参战部队19、3和20兵团加快了入朝的脚步。

长津湖惨烈还是上甘岭惨烈

砥平里战斗示意图

【点击下方“了解更多”,感受更多“兵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