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闺女的生日,我该怎么给她过呢?不由的想起了小时候我的生日,那时候妈妈身体还很健康,还能给我庆祝,能过一个开心热闹的生日,记得到了生日的那天呢,有这么一个不知道传了多久的传说,老人们都告诉小孩子说过生日就要长尾巴了,就是所有的人都不能打到过生日人的屁股,不然就把他的尾巴打掉了,哈哈,我的小伙伴知道了当天是我的生日,故意的看到我就抓着,推着的,然后假装把手抬得好高,朝着我后背的方向落下来,想要打到我,把我吓得赶紧跑开了,她们就在一边捂着嘴巴咯咯的笑,我生气的朝她们大声喊道:“你们要是再捣乱,我就不给你们吃我家好吃的了,我妈给我准备了好多好吃的。”她们看到我真生气了,都嬉皮笑脸的跑过来围着我,摇着我的胳膊,七嘴八舌的说好话,我记得我小时候特别的爱笑,就是笑点很低的那种,看到她们求饶,我就咧开小嘴也笑了起来,带着一帮小伙伴朝家里跑去,妈妈这天会支上炒菜的的锅,倒上半锅自家花生榨的纯花生油,用加了白芝麻,盐的面粉揉好面,再用擀面杖擀好的圆型,约直径8公分,厚1厘米左右的薄片,用刀在薄面片中间间隔划2条5公分长的口子,再放到烧开了的热油锅里炸,炸的面片两边都变成了金黄色,用笊篱把圆片捞出,控油后放在一旁的瓷盆里,等着它变凉,它有一个名字叫焦哗,我们说的是方言,我到现在理解它应该是我们吃的时候它很脆,然后炸的很焦,要轻轻的咬,不然你吃到嘴里哗哗的往地上掉些碎渣渣,等盆里的焦哗有十来个的时候,妈妈会让我先拿两个碗,把碗里盛满了焦哗,分别供在天地牌位和祖先牌位的前面,嘴里说些祈求上天和祖先都保佑我的话,再等过了十几分钟后,妈妈说可以吃了,我就开心的拿着焦哗香喷喷的吃了起来,等全部的焦哗都炸完了,妈妈就拿出一个盘,把上面放6~8个焦哗让我一趟又一趟的去给亲戚,街坊邻居送去品尝,亲戚这时候要么给的好吃的,要么给的5角,一元的零花钱让我带回家来,算是给我庆祝生日回敬的礼物了,生日那天妈妈还要给我煮个鸡蛋吃,给我下碗长寿面,就这样的生日一直持续到我十二岁,我亲爱的妈妈就身患重病,撒手永远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家,我爸后来没有续弦,一直陪我们姊妹几个到现在,嗯,忽然鼻子酸酸的,所谓每个孩子的生日都是母亲的受难日,是母亲生命里一个大的生死关,因为这天妈妈顶着可能会失去生命的危险生下了我,又抚养我长大,没有来的及看我长大享清福就走了,我有点想念妈妈了,愿妈妈在天上一切安好!所以我每年有时间基本上都会安排回老家一趟,看看我的老父亲,陪他说说话,帮忙在家里擦擦桌子,拖拖地,洗洗碗啥的,他今年70多岁了,耳朵有点儿背,我们和他说话都得提高声音,不然他听不清,每次我们说话他都用一只手放在耳朵后面,想把内容听的更清楚些,哈,这次回老家老爸身体还行,我们启程出发那天上午他还在田里给玉米浇水呢,老人家身板很硬朗,家里田里的活都能干,我们做儿女的当然是最开心了,我可以安心在外面工作不牵挂了,转回来说小闺女的生日,我打算还是买个小蛋糕,全家一起在外面吃个饭为她庆祝一下吧,毕竟人家现在小小年纪自己都已经学会自己穿衣,洗头洗澡,吹头发,有时候帮我叠衣服,扫地,擦桌子,洗自己的衣服等,这不,前几天从老家回来,非要跟哥哥学洗碗,学会了昨天早上还把碗都洗了呢,这么说来我的小闺女不是一般的能干呢,嘿嘿,肯定要趁着闺女生日奖励一番,好好的鼓励一下能干又乖巧的小宝贝,好的,就这么定了,天亮以后带着闺女过生日,嗨皮去喽!

和女儿过生日我该怎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