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在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妈,我现在好怕,留给我的时间可能不多了,我不是怕死,我是怕你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如果我真的走了,你要照顾好自己,记得按时吃药和打胰岛素,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听到儿子哭诉,金详梅犹如万箭穿心。

近段时间,金详梅患尿毒症的15岁儿子贾文博,在透析完后总是感到头晕目眩。医生说目前孩子的情况不是很乐观,趁孩子还小,考虑早点换肾,康复的几率会很大。听了医生的话,金详梅陷入了沉思,她做梦都想给儿子换肾,但一想到换肾需要那么多费用,她陷入了恐惧和无奈之中。

我不在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在河南省某医院的透析中心,看到刚刚做完透析的贾文博走路摇摇晃晃,护士劝他说:“来,慢点,先坐这边把糖含上,量个血压。要不先躺着歇一会儿再走吧。”“没事儿,不用躺,老毛病,过一会儿就好了。今天出门时,妈妈身体不太舒服,我还要赶回去照顾妈妈呢。”贾文博和医护人员的对话里满是对母亲的牵挂。

我不在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贾文博来自河南省南召县皇路店镇,今年15岁,这已经是这一个月来他第四次出现透析后低血糖、眩晕的症状了。看着贾文博匆匆离去的身影,医护人员不禁暗自摇头说:“这孩子又听话,又孝顺。”

生病前小文博也有过快乐平凡的童年,妈妈金详梅照顾着一家的饮食起居,爸爸负责上班挣钱养家。虽然一家人蜗居在不足十几平方米的出租屋内,可一家人生活得却也平凡而满足。然而这一切的平静都在小文博9岁那一年被打破了。

我不在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2015年5月1日,金详梅偶然发现贾文博小便岀现异样,带着孩子在南阳市中心医院经过肾穿刺等检查后,贾文博被确诊为肾衰竭。虽然是早期的肾衰竭,但是也需要进行药物治疗,从此之后金详梅便带着儿子踏上了四处求医的道路。无论听说哪里肾病治得好,金详梅都会带着儿子,不辞万里地去治疗。南京、北京、西安等大城市都留下了他们母子的足迹。

我不在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也就是从那一年开始,贾文博便休学在家,大包、小包的中西药和各种检查,成了陪伴他的日常。然而,这一切远远没有结束。2018年,贾文博病情越来越严重,出现并发症,全身浮肿,突然晕倒在家里。他被紧急送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后,在重症监护室住了半个多月,才从鬼门关死里逃生。自此以后,贾文博便走上了血液透析的漫长道路。虽然血液透析能暂时维持治疗,但也像一把无形的剑,同时摧残着、消耗着贾文博年轻的生命。

我不在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这些年为了给贾文博看病,原本就有糖尿病、心脏病的金详梅,因为时刻担心儿子的病情,精神焦虑,又患上了脑梗。金详梅的精神状态愈加糟糕,有些时候甚至还需要儿子照顾她。

我不在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贾文博每次透析7点上机,12点半才能下机,这期间不能上厕所,只能一直躺着。最近贾文博总是会出现头晕、浑身无力的症状。医生说随着贾文博年龄的增长及透析时间的增加,贾文博的病情会越来越严重,建议贾文博尽早换肾,能健健康康地做回正常人。如果像这样继续透析,身体的各个机能会衰竭。

每一次去透析,总有病友说:“这孩子这么小,懂事又孝顺。如果有机会还是换肾好,那样才能健健康康地活下去。像我们几十岁的人,就这样透析,熬上几年也就挺满足。”

我不在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金详梅也需常年吃药,全家人只靠贾文博的爸爸干水电工挣钱,每个月的工资远远不够一家人的开销。从贾文博确诊到现在,已坚持治疗6年时间,花费了20多万。贾文博平时的中西医药费加上检查、住院、透析的费用,早已经让这个家举步维艰、负债累累。

这6年来,对贾文博来说,显得尤为漫长和煎熬。不管是刮风下雨,每周3次的血液透析都雷打不动。重生的光芒好似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病魔像一把无形的枷锁,把贾文博禁锢在医院。

我不在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如您愿意帮助这个家庭,可长按识别二维码查看项目详情,进行捐助。如不能识别,可将二维码保存到手机相册,打开扫一扫,从相册中选取二维码进行识别。该项目由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919大病救助工程发起,在民政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公益”发起募捐,并负责项目的审核、执行及信息反馈。该项目最终解释权归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所有。详情请关注“水滴公益”平台动态。监督电话:4009-010-919。

我不在了你要保护好自己

“感光计划”为公益摄影师、慈善组织、募捐平台搭桥,发布困境家庭的图片故事,助力募集善款。该计划是由今日头条携手中国摄影家协会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等具有公募资格的慈善组织联合发起的图片公益项目。如有困难,可私信“感光计划”官方头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