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巩和牛群这一对相声组合曾经是风靡南北的黄金搭档,两个人的《小偷公司》、《领导冒号》、《最差先生》、《点子公司》等作品至今仍让人捧腹不禁。可是,下面这一段由崔琦为他们量身定做的《如此集邮》你肯定没听过——

牛群冯巩打架完整版

冯巩:人的爱好各有不同。

牛群:对。

冯巩:好走东的不走西,好骑马的不骑驴;好看电影的不听戏,好吃长虫的不吃鱔鱼。

牛群:啊?

冯巩:啊,不是——不吃长虫尽吃鱔鱼。

牛群:这还差不多。哎,你爱什么?

冯巩:我爱集邮。

牛群:咱俩差不多,我爱鸭油。

冯巩:哎,鸭油干嘛呀?

牛群:你鸡油、我鸭油,咱俩都爱吃家禽油。

冯巩:我说的集邮,是集攒邮票,你怎么尽惦记吃呀!

牛群:攒邮票?那玩意有什么用呀

冯巩:集邮能使人增长知识,丰富生活,陶冶情操,培养美学观点,而且还能解决两口子打架问题。

牛群:我就知道,说着说着就得出新鲜的!

冯巩:怎么啦?

牛群:前面说得都挺好,怎么这集邮还能解决两口子打架呀?

冯巩:这是我们街坊的事。这两口子当初就是通过集邮交的朋友,结婚后,两人邮票凑到一块,集邮的兴趣更浓了。那天也不怎么闹点别扭,女同志一赌气回娘家住去了,男同志去了三趟楞没接回来。

牛群:这位气性还不小。

冯巩:后来这位男同志想了个主意,写了一封信,打发孩子给他妈送去。

牛群:这信是怎么写的?

冯巩:“亲爱的——《丹顶鹤》

牛群:噢,仙鹤哇?

冯巩:“别生气了,我搞到一张大龙邮票,请回来欣赏,我等着你。你的——《金丝猴》。

牛群:你听这俩名字!

冯巩:您猜怎么着,这封信送去没两钟头,他爱人还真回来了。

牛群:一张邮票就有这么大威力?

冯巩:也得分谁,要是您回娘家——

牛群:啊?我回娘家?

冯巩:不,要是您跟您爱人闹别扭,一张邮票可请不回来。

牛群:那怎么办呢?

冯巩:来2斤“狗不理”包子,您准回来!

牛群:我也太没出息了!

冯巩:这是跟您开个玩笑。集邮确实是一项很有意义的活动,而且通过交流,还能增强团结,增进友谊。

牛群:对。

冯巩:可是有的人就不是这样,您就拿我们街坊老狠来说吧!

牛群:姓什么?

冯巩:狠。

牛群:哪有这么个姓呀?

冯巩:有,就他这么一个,省得打击面太大。

牛群:对。

冯巩:老狠集邮可以归纳为六句话。

牛群:哪六句?

冯巩:“千方百计风格低,集邮专为搞猎奇,你没拆封我就铰,不管三七二十一,四十多岁没白活,人送外号死赖皮。

牛群:这不怎么样!

冯巩:我们宿舍是一个有70多户人家的大杂院,每天都有信来,只要信一到,这小狠子就忙上了。

牛群:小狠子是谁呀?

冯巩:老狠的儿子呀!

牛群:您瞧这爷儿俩。

冯巩:这孩子今年刚八岁,他爸爸给他一把剪子,告诉他:门口来了信,不管是谁的,把邮票铰下来再送给本人,有什么“喽子”我顶着。

牛群:这叫什么家长啊

冯巩:小狠责任心还真强,每天铰完了邮票,送给他爸爸,老狠是“按质论价。”

牛群:还给钱呐?

冯巩:不给钱,普通邮票给一块糖。

牛群:纪念邮票呢?

冯巩:一块巧克力。

牛群:哎,把邻居的信铰了,人家干吗?

冯巩:小狠说了:“白给您送信了?没跟您要跑道钱,给张邮票还不行?”

牛群:他还真有词儿!

冯巩:这都是他爸爸教给的!

牛群:有这样教育孩子的吗?

冯巩:那天,王奶奶家来信了,是孩子他四姨儿寄来的,里边还有一张相片,这是四姨想绐王奶奶那儿子介绍个对象,因为离着远,所以先寄张相片来。王奶奶甭提多高兴了,戴上花镜:“唉,这我可得好好瞧瞧!嘿,这姑娘还真漂亮,眉清目秀的,瞧那脸蛋儿——哟,她怎么一个耳朵呀?

牛群:啊,人有长一个耳朵的吗?

冯巩:细一看,原来是小狠子给相片上铰掉了一个耳朵。

牛群:这可太不象话了!

冯巩:王奶奶气坏了,拿着信找老狠去了。老狠一看,赶紧赔不是吧:“那什么,王奶奶,您看,真对不起,这主要是我们那孩子技术还不够熟练,要是让我铰不至于出——

牛群:有这么说话的吗

冯巩:把王奶奶气得:“我告诉你老狠,这孩子你要再不管,明儿咱们上法院!”

牛群:对!这回可别铰了。

冯巩:别铰了?上个月月底,老狠在家庭会议上给了小狠子五毛钱。

牛群:干嘛呀?

冯巩:小狠子铰邮票已经铰仨月了,这是季度奖。

牛群:没听说过!

冯巩:小狠子拿了五毛钱奖金,劲头儿更大了,那天又铰回一张纪念邮票,老狠接过来一看——

牛群:给块巧克力——

冯巩:给俩耳刮子。

牛群:怎么打上啦?

冯巩:这是老狠写的一封信,封好了让小狠子去发,这孩子走半道儿把邮票铰下来,把那封带窟窿的信扔信筒里了!

牛群:该!